围场一线手记|来到银石,F1回家了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20:23

围场一线手记|来到银石,F1回家了

2018-07-12 17:10来源:F1中国大奖赛F1/足球/世界杯

原标题:围场一线手记|来到银石,F1回家了

整个英国大奖赛的周末,围场到处萦绕着“回家”的主题:F1世界锦标赛回到了发源地;英格兰人盼望着把足球世界杯冠军带回家;征战完三连赛的人们迫不及待回家好好休息……

晴朗的天空、明媚的阳光、大朵的白云、炙热的午后……这些与银石给人固有阴霾、湿答答的印象完全相反的情景,却是上周末真实的天气状态。

今年10月2日,银石赛道将庆祝建成并投身赛车运动70周年。虽然第一场F1级别的赛事并非在银石举行,但作为F1世界锦标赛第一场比赛的举办地,它是这项运动不折不扣的老家。

此前,汉密尔顿取得的英国大奖赛战绩,已经与伟人们齐平:五个杆位(吉姆·克拉克)、五次获胜(吉姆·克拉克、阿兰·普罗斯特)、连续四场获胜(吉姆·克拉克)。如果这次他能从杆位起步后夺冠,就将一举刷新三个纪录。

周六的排位赛最后时刻,英国人惊险地击败了法拉利的维特尔和莱科宁拿到杆位。0.044秒的差距——与汉密尔顿的车号一样,仿佛预示着这场胜利非他莫属。

然而,正赛的发展从第一秒开始就不遂人愿:一次糟糕的起步之后,汉密尔顿被维特尔抢先进入1号弯,之后与莱科宁在3号弯发生了碰撞。幸好赛车没有受损,英国人从跌落到第17位,一路追回到第二名。

在14万现场观众面前输掉志在必得的英国大奖赛,汉密尔顿的脸上挂着巨大的失望。他没有按新的程序在第一时间接受马丁·布伦德尔的前三名采访,却在领奖台上讲出令人联想翩翩的 “有意思的战术”。加上三场比赛两次有“银箭”车手被撞,梅赛德斯的托托·沃尔夫和尼基·劳达暗示法拉利“下黑手”,一场风波就此而起。

新闻发布会上,汉密尔顿的心情已经平复许多。面对英国报纸记者再三追问,他只是表示自己和车队必须更加努力,因为包揽第一排才能把第一圈争夺的风险降到最低。可以看得出,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。

汉密尔顿本就很顾及个人形象,这可能就是离开赛道后,他发布了一系列声明的原因。他道歉、感谢、澄清、立誓,试图从自己这一面停止风波。然而,莱科宁的妻子Minttu为丈夫出头心切,她那句 “输了哭得像个女孩,就去跳芭蕾”的嘲讽(事后解释是针对梅赛德斯车队),又引发了车迷之间的论战。

但是无论如何,汉密尔顿还是 “人民的冠军”,因为他早在赛前就赢得了民心。周五傍晚他前往银石的志愿者营地,亲自为志愿者们送上了2000瓶啤酒和1000盒点心,耐心地满足他们的合影签名愿望,所有这些都是他自掏腰包。

银石的新闻中心广播接上了领奖台的室外麦克风。可以清楚地听到,每当汉密尔顿经过主看台直道时,都爆发出欢呼声,无论他处于哪个位置。可以想象,全长5.8公里的赛道上,这样的呐喊声无处不在。

当然,维特尔的胜利实至名归。最后阶段,银红四辆赛车首尾相接的交战场面荡气回肠,尤其是德国人与博塔斯的战斗让人惊心动魄,法拉利赛车在6号弯突然插入内线,将高潮推向顶点。

这是今年第四次,马拉内罗的员工看见冠军奖杯回家。法拉利赛后官方新闻稿突然有了神来之笔,制作了“Hammer Blow”(沉重打击)为标题,意指在汉密尔顿著名的银石“Hammer Time”(锤击时间)夺走了胜利。

阿隆索帮助迈凯伦在主场进入了前十名。对于这支老牌冠军车队来说,今年的银石比赛,甚至比过去不如意的三年更艰苦。车队临阵发生了高层人事地震,前Indy 500冠军获得者吉尔·德费兰(Gil de Ferran)从埃里克·布利尔手里接过了车队日常和比赛现场的管理权。

布利尔能在罗恩·丹尼斯离开后坚持了一半年,已经让人觉得意外。法国人的能力有目共睹,但他的方式与迈凯伦日渐浓郁的美国哲学恐怕无法很好地融合。眼看又一年的目标无法实现,难免让员工的情绪和压力都达到饱和的状态,而英国媒体制造的“巧克力棒门”又在敲打着车队的神经。

事实上,车队在银石的士气并不低落,在一场跌宕的比赛里阿隆索又取得了积分。很明显,如今的迈凯伦已经不是当年英国人治理下的英国赛车队,而是美式思维领导下的国际化赛车公司。

扎克·布朗(迈凯伦执行总监)认为迈凯伦当今的处境,是长期管理体制不稳定造成的恶果。这话听上去像把责任推卸到前任的头上,但“死不认错”确实是丹尼斯的特色。无论什么情况,他都竭力维护迈凯伦完美的形象。但是,美国人不怕认错,只怕从头来还不能实现根本目标。所以换个角度来说,就是把迈凯伦死马当活马医。看看自由传媒对F1进行的改造之成功,或许迈凯伦是时候经历一波根本上的重塑,才能真的走上正道。

银石也是印度力量的主场,而且基地就在赛道大门正对面。每年的英国大奖赛,是车队员工家庭一年一度的联谊。但是最为特殊的,这是印度力量老板维杰·马尔雅赛季中唯一在围场亮相的机会。因为在印度国内涉及巨大的财务问题,他的护照被印度政府注销,无法离开英国。

为了解决自己的法律事务,马尔雅把车队母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交给了儿子Siddharth,但还继续出任车队领队。虽然不能亲历比赛周末,但马尔雅通过车队虚拟车房(实时数据回传加无缝对接通信),对比赛周末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。

媒体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对亲临现场的马尔雅进行逼问,特别是有关车队出售、更名一系列有板有眼却始终没有发生的传闻。马尔雅倒是很透明,承认有不少人表示过有意卖下车队的兴趣,但都没有实质的报价。当被问到为何之前对传闻总是不做回应时,印度老板非常直率地回答,“我已经有那么多法律问题需要操心,难道还管这些?”

英国大奖赛是印度力量第200场大奖赛的里程碑。十一年来,印度力量从当初的鱼腩,到现在能与厂商车队抗衡的独立车队标杆,马尔雅尽管私人麻烦缠身,但在车队事务的处理上始终有其独到的方针。无论明年叫什么名字或者未来如何,这支驻扎在银石的车队,足以刻下隽永的故事。

F1的三连赛恰好在世界杯期间。既来之则安之,随着英格兰不断晋级,围场的足球热情日益高涨。

当英格兰点球淘汰哥伦比亚之后,一场关于排位赛时间更改的讨论就在网络上掀起,因为排位赛在英国时间2点开始,而英格兰与瑞典的四分之一决赛是3点。但是,这不像此前英格兰与巴拿马的小组赛时间早就确定,法国大奖赛的开始时间可以在赛季初就往后延迟。

为了照顾现场十多万观众,银石宣布会在车迷区的大舞台直播这场比赛。于是唯一的问题,是有工作在身的车队人员、记者们如何两头兼顾。经过协商,媒体餐厅的三台电视机在排位赛结束后立即直播英格兰的比赛,而新闻中心的电视机继续播出F2。

谁都不想错过英瑞大战的开场。因此,当斯特罗尔的威廉姆斯赛车在Q1开始不久失控撞墙引发红旗,新闻中心自然响起了“No“的尖叫,因为这意味着排位赛要延迟结束。不过,当汉密尔顿、维特尔和莱科宁的杆位之争进入白热化时,所有人暂时把足球放下,毕竟F1才是真爱。

三狮军团总算争气,两球战胜了瑞典。围场中间大屏幕前的人群开始欢庆,载歌载舞,高唱着英格兰队歌《It’s coming home》。围场里只有以埃里克森为首的一小波瑞典人,而他们都聚集在另一头。埃里克森因为自己的失误,排位赛只名列第15位,他的队友勒克莱尔则闯入了Q3。这显然不是一个属于瑞典人的周末。

F1和世界杯的热情在周日进一步融合,Parc Ferme车检区出现了一面巨大的英国国旗,中间写着“IT’S COMING HOME”(国旗错了)。不仅如此,横跨GP3、F2、F1,一些英格兰员工车队的装备上,都悄悄贴上了这句口号。

事实证明,三连赛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竞争环境,更把2018赛季的世界冠军争夺推向第一个高潮。

暂且不论保罗-里卡多的糟糕组织,以及三地连续奔波给车队带来的后勤噩梦、额外的交通和人员成本,赛道上各个集团之间的较量充满了火药味,连续三场都发生了充满争议的碰撞,并引出后续热议话题。同时,三场 17人次退赛——其中12人次机械故障——说明了无论豪门车队还是独立车队,都在高强度的赛程下,经受了人员疲劳、精神紧张、轮换不足的压力。这些都增加了意外发生的概率,甚至引起了反常的情绪波动,变成争议的温床。

终于,在炙热的周日下午,英国大奖赛格子旗的挥舞,让三连赛划上了休止符。但是,哪怕围场人去楼空,所有人都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家,却留下了一连串引入关注的话题。十天后的霍根海姆,梅赛德斯的主场、维特尔的主场,战事已经提前得到预热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